您的位置:首页 > 岳飞研究 > 纪念
365bet微博

卜文哲:岳飞之天日昭昭

发布时间:2019-03-24 20:33:45  作者:卜文哲  来源:岳飞网
岳飞治军纪律严明,训练有素,“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岳飞才会满意的说出豪言“某之士卒真可用矣”,使得金人有“撼山易,撼岳家军难”之叹。

微信图片_20190118221523.jpg

夜半读完着名史学家王曾瑜先生的《岳飞新传》,不禁想起了两年前所听刘兰芳先生的《岳飞传》和君天先生的《岳家军·风起》。


有人说:“刘兰芳播讲一部《岳飞传》一举成名!”其实不然,刘兰芳在这部书上是下了苦功的。首先,做到了“老书新说”和“旧书新评”。她不仅对南宋时代的风俗习惯做了解释,语言也有所创新,使新、老听众都能听懂。而且在战马嘶鸣、金鼓大作等处又运用了口技,更是有声有色、活灵活现。


沉浸在刘兰芳先生洪亮的嗓音里,仿佛置身于乱世之中,仿佛自己就是书中的一卒一将……


在《岳家军·风起》里,君天先生组织了一个由新旧线索重新构建起来的宋金对抗时代,将陷入历史迷雾中的岳飞重塑,塑造出一个在山河破碎之时,试图力挽狂澜,  却又终究被历史浪潮淹没的悲剧将领。


在书中,作品苦心孤诣借岳飞的父亲岳和之口对岳飞说到:“你即使是万人敌,也无法力挽狂澜于既倒”。然而在历史滚滚洪流的裹挟下,又有谁能独善其身呢?更何况是以“尽忠报国”为人生信条的岳飞呢?


岳飞治军纪律严明,训练有素,“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岳飞才会满意的说出豪言“某之士卒真可用矣”,使得金人有“撼山易,撼岳家军难”之叹。


与钱彩《说岳全传》的演义范儿不同,《岳家军》这部小说更多的是对战争的正面描写,使得岳家军的人物群像更加饱满和真实,更使得小说的吸引力和代入感大大增强。


相对于《岳家军》来说,王曾瑜先生的《岳飞新传》则更多的是对史实的描写。 如书中所述,常年兵荒马乱,岳飞的妻子刘氏在生了岳云和岳雷之后改嫁两次。既不能治家有条以顺遂,这让当时的岳飞倍感无力和痛苦。好在后来娶了江南渔家之女李娃。李娃德才兼备,非常贤惠,对岳飞之母姚太夫人非常孝顺。


正如马克思所说,“野蛮的征服者总是被那些他们所征服的民族的较高文明所征服”。


王曾瑜先生对宋金之战也有着与之相似的论断。“女真贵族的种种倒行逆施,导致中原文明的大破坏和大倒退,引起以汉族为主的各族人民激烈的、顽强的、持久的反抗斗争。宋金战争本质上是一次民族战争,是女真奴隶主和以汉族为主的各族人民之间的武装斗争,是奴役和反奴役之争,是野蛮和文明之争,是分裂和统一之争。”


国难思良将,南朝宋文帝因疑杀大将檀道济,道济死前大呼“乃复坏汝万里之长城!” 元嘉末年,北魏南侵至瓜步,宋文帝登石头城北望,面有忧色,长吁道:“如果檀道济还在,怎么会到这个地步!”


岳飞之死,私认为是宋文帝杀檀道济悲剧的延续,更是封建专制统治下时代悲剧的缩影。历史就像一条大江大河,涤荡不已、未曾止息,回首望去仍看见手擎沥泉枪、背负弯弓的民族英雄岳飞高唱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