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岳飞,沁源山川为你守候 - 精忠专栏 - 岳飞 岳飞官网 岳飞思想研究会 为什么365bet打不开_365bet平台娱乐_365bet亚洲版官网

您的位置:首页 > 精忠专栏

岳飞,沁源山川为你守候

发布时间:2019-04-24 21:14:15??作者:陈小燕??来源:岳飞网
历史是一幅宏大的图景,只有高阔的眼界才能看到全貌,历史更有细腻的笔法,一笔一画,针针线线,走过一生,绘就一个时代。除了天地,没有人更能细数阅尽历史的故事。但是有一种力量会

沁源的山多,一座连着一座,回环不断,沁源的山高,一座挺于一座,直上云宵。沁源的树多,苍松覆盖,林深路封,微雨沾衣。沁源的水丰,沁河源头之水数处喷涌,顺沟奔流,呤唱着一首澎湃的歌。这山,这水,这密林,时间的指缝泄下历史的斜阳,岳飞与沁源的渊源隐隐又深深,恰似山重水复处源头的细流叮咚,再听又寂寂如无风的林莽。

微信图片_20190424205254.jpg

(美丽沁源 摄影:岳峰)

先看千年前的一个影像,史书记载地点为太行山区。八百里太行莽莽苍苍,绵延晋、冀、豫三省,太岳山等重要山体为太行山支脉,沁源为太岳山腹地。这年为1127年,祸起“靖康之难”,徽、钦二帝被掳金国,金兵大举南下侵宋,北宋灭亡,取而代之的南宋,赵构偏居一隅,国土仅仅只是秦岭淮河以南的江南地区,面积只是北宋的三分之二。“靖康耻,犹为雪。”历史的聚光落在岳飞身上,同是1127年,受朝廷主和派的压制,已为孤军抗金的岳飞率部转战太行山区,更多活动在太岳山腹地,以重山峻岭为天然屏障,出没于山野丛林,与金敌开展游击战。其间曾多次袭击金军,生擒金将拓跋耶乌,刺死敌酋黑风大王,迫使金人暂时退却。

微信图片_20190424202409.jpg

(美丽沁源 摄影:岳峰)

不必说岳飞如何忠勇爱国,不必说岳飞军事才能如何出众,不必说岳飞的武功如何了得,也不必说他的《满江红》如何激扬万世,更不必说岳母刺字岳飞含冤受死,单说岳飞在霍太山在沁源的足迹。

千年不过一瞬,时间推进到1999年农历9月初9,这天是中国传统的重阳节。沁源县郭道镇民俗学者王翌晖与朋友一起登高远游,乘兴攀爬上了郭道村对面高山之上的一个小村子。

村子名叫天石头,与郭道村遥遥相对,盘山路层层而上,村子位于绿树群山之巅。没有人知道远古的何年何月,一块石头燃烧着美丽的光辉穿过浩渺宇宙,从天外而来,坠落在村边的坡地,故名天石头。乡村最繁盛热闹的时候,这里曾是一个百十人口的村庄。撤并学校,外出打工,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离开,村子渐渐颓废。村子有座风神古庙,建于清康熙二十七年,已是残垣断壁,王翌晖前往探寻。荒草废墟之中他发现了又一块石碑,拿草叶拭去积聚的泥尘,细看为“天神岳穆王”,立碑时间字迹模糊,依稀为宋。碑上刻有建庙捐助乡村,石会湾、东村、才子坪、聪子峪、青杨湾、阳城。石碑上还有其它字迹,年代久远,漶漫不清,难以辨认。

微信图片_20190424205304.jpg

(美丽沁源 摄影:岳峰)

“武穆”,这是南宋宋孝宗淳熙五年(1178年)岁末对岳飞追赠所赐谥号。很显然,先于风神庙有岳飞庙,此庙宇是岳飞冤狱昭雪之后所建。难怪呢?郭道镇所属村子有许多与岳飞相关的地名。汤家山,郭道镇的又一个小村庄,民间口口传言是岳飞的拜把弟兄汤怀为其守庙,故名汤家山,此村汤姓为汤怀后人。几经查寻,王翌辉还获知原先天石头村的岳飞庙面北而立,与郭道镇至高点西边的牛邦寨遥相呼应。牛邦寨,民间相传为宋代岳家军部将牛皋所建兵寨。可以推测岳飞被逼召回杭州,岳家军一些老弱病残留在了茫茫太岳山。牛邦寨,岳飞庙,青山为证,他们相伫相望,盼得岳将军北上再返太岳。这一望,竟成绝唱。如今的牛邦寨年久废弃,但犹有残破的城墙,石条铺设的古道。牛邦寨为郭道镇最高处,此处设置电视卫星接收塔时,开挖地基,曾发现宋代箭头与钱币。牛邦寨附近谷沟地名皆与岳家军相关。望牛坪,站在高高的山坡很适合向南而望,岳将军,你回来吧,牛皋寨的子弟兵在这里,一直在这里。牛王道,一条草没的古道,牛道沟,一条峡谷长沟。从前,岳飞率部众出没,他飞身马上,他着宋军红色战袍在绿林间疾走如风。

微信图片_20190424202443.jpg

(美丽沁源 摄影:岳峰)

更多的地名被勾联相系,牛邦寨下分别有两个村子,前兴梢和后兴梢。兴梢,一为“营哨”,为岳家军的前后两个营哨,另有“鹰巢”之意,岳飞出生时有大鹏飞临屋宇,相传岳飞是大鹏转世,此地为鹰之老巢,就是岳飞的根,岳飞无论何时都可以归依的家。石碑上刻着的捐助建造岳王庙的乡村也都与岳飞有割不断的关联,岳家军子弟兵日夜盼主帅北归,分村而居,阳城村中张姓人家从家谱追记,为张宪后代,石会湾、青杨湾、聪子峪村人好拳术,习武风气历史悠久,想必是承袭了岳家军风范,不仅这几个村庄,整个沁源县都有练武的习俗,曾出过一代拳王与武功大师。王翌晖老师还进一步推测,沁源县韩洪乡杭村,民间即有杭州的隐意,而其村中宋姓居多,村对面的石台村却是南姓居多,如此是否喻意驻扎在这里的百姓为南宋子民?故国都城在,南宋在,何以灭国灭邦?

微信图片_20190424202448.jpg

(美丽沁源 摄影:岳峰)

如一枚石子沉没于水底,岳飞在沁源的文献资料考证茫茫2008年,王翌晖再上天石头村,刻有“天神岳穆王”的石碑已遗失不在。唯有那些代代相传的村名地名可以传递人们一些亦真亦幻的消息。

更多的沁源人毫不怀疑岳飞与沁源的渊源。是这些沁源世代相传的村名地名感应吗?是沁源山川固守的等待与盼望吗?明末清初,一支岳飞后裔从四川成都府迁入沁源县王和镇红莲村。因何原因从南方而来,这是一个无人能解的秘底。但是这支岳飞族人清楚知道现在他们最小的一代是岳飞第三十二代子孙。

历史是一幅宏大的图景,只有高阔的眼界才能看到全貌,历史更有细腻的笔法,一笔一画,针针线线,走过一生,绘就一个时代。除了天地,没有人更能细数阅尽历史的故事。但是有一种力量会从时间中胜出,不需要白纸黑字的证明,不需要在石头上刻字,那就是守望!



作者:陈小燕

摄影:岳峰(山西长治)

编辑:岳飞网 增省

岳飞网作品 未经允许,严禁转载。